<samp id="050x0"></samp>
  • <track id="050x0"><em id="050x0"></em></track>

        <ol id="050x0"><blockquote id="050x0"></blockquote></ol>
      1. 貢獻中國方案的思想理論體系

        2019-07-22
        22 2019-07

        10:22

        分享
        來源:《學習時報》作者:中央黨校(國家行政學院)習近平新時代中國特色社會主義思想研究中心

          當今世界正在經歷百年未有之大變局。《習近平新時代中國特色社會主義思想學習綱要》指出,“世界怎么了?應該怎么辦?在這樣大發展大變革大調整的背景下,以習近平同志為核心的黨中央,為解決世界經濟、國際安全、全球治理等一系列重大問題提供了新的方向、新的方案、新的選擇”。作為負責任大國,在國際社會期待聽到中國聲音、看到中國方案的關鍵時刻,中國沒有缺席。所謂中國方案,是指中國在走近世界舞臺中央的背景下,為破解人類共同難題,為優化全球治理、推動國際關系民主化而提出的中國主張或采取的中國行動。中國方案是關于“世界之問”的中國答案,是習近平新時代中國特色社會主義思想的重要內容,是世界“讀懂中國的重要標識”。中國方案不是某種單一的主張或行動,而是包括一系列中國主張和中國行動在內的方案體系。這套方案體系包括一個總方案,五個中觀層面,一系列具體的主張或行動。

          總方案:構建人類命運共同體

          人類命運共同體是中國向世界提供的總方案,是中國方案的理念形態、哲學基礎、軸心原則。習近平總書記指出,“讓和平的薪火代代相傳,讓發展的動力源源不斷,讓文明的光芒熠熠生輝,是各國人民的期待,也是我們這一代政治家應有的擔當。中國方案是:構建人類命運共同體,實現共贏共享”。顯然,在這里,習近平總書記揭示的是中國方案的理念形態,而非具象形態。人類命運共同體作為一種理念,唯有通過一個個的具體方案才能體現出來、彰顯力量。

          構建人類命運共同體是21世紀籌劃人類命運的重大安排。倡導人類命運共同體意識,是中國對國際秩序觀和全球治理觀的創新與發展,是中國為籌劃世界發展藍圖而推動的頂層設計,也是中國對完善全球治理體系而給出的中國方案。人類命運共同體作為對依附格局、主從結構、叢林秩序和零和規則的反思,它向全球提供了一種嶄新的思維方式和文明理念,為建設美好世界提供了新的機遇。

          中國方案的核心理念、哲學原則是一貫的、恒定的,但其實現形式是多維的、多樣的,針對不同的世界性問題外化為不同的形態——發展的中國方案、治理的中國方案、文明的中國方案、和平的中國方案以及制度的中國方案。這些具象的中國方案都是人類命運共同體理念的實現形式、具象形態。

          改寫全球發展觀念的中國方案

          如何消解全球發展赤字,中國從發展道路、發展理念、發展動力、發展平臺等方面進行了頂層設計,作出了戰略謀劃。

          在發展道路方面,中國開辟了一條不同于西方的現代化道路。中國的成功實踐,拓展了發展中國家走向現代化的途徑,給世界上那些既希望加快發展又希望保持自身獨立性的國家和民族提供了全新選擇,為解決人類面臨的發展難題貢獻了中國方案。

          在發展理念方面,中方提倡“開放、包容、普惠、平衡、共贏”的新型全球化方案,為堅定全球化方向注入了信心,為超越資本主義全球化貢獻了中國智慧;中方倡導“創新、協調、綠色、開放、共享”的發展觀,為解決全球發展不平衡問題,實現世界經濟社會協同進步提供了中國方案;中方主張“開放、融通、互利、共贏”的合作觀,拒絕自私自利、短視封閉的狹隘政策,為維護世界貿易組織規則,支持多邊貿易體制,構建開放型世界經濟作出了中國貢獻。

          在發展動力方面,中方主導或牽頭成立的亞投行、絲路基金、上合組織開發銀行、金磚銀行等多邊金融機構,是中國為整個世界特別是廣大發展中國家提供的公共產品,為低迷的世界經濟注入了中國動力,為消解全球發展赤字貢獻了中國力量。

          在發展倡議方面,中國提出了“一帶一路”倡議。“一帶一路”不是為了營造地緣政治勢力范圍,不是為了打造自己的“后花園”,而是廣泛的“朋友圈”。《學習綱要》指出,“共建‘一帶一路’倡議正在成為我國參與全球開放合作、改善全球經濟治理體系、促進全球共同發展繁榮、推動構建人類命運共同體的中國方案”。

          優化全球治理的中國方案

          當今世界,全球挑戰日益增多,全球治理缺位、越位普遍存在,變革全球治理體系是大勢所趨。

          在治理體系方面,中方主張改革完善。中國是現行國際秩序的參與者、建設者、維護者,中國不會推倒重來、另起爐灶。習近平總書記指出:“無論中國發展到什么程度,……都不會顛覆現行國際體系”,都將“堅定維護以聯合國憲章宗旨和原則為核心的國際秩序和國際體系”。但是,“隨著時代發展,現行全球治理體系不適應的地方越來越多,國際社會對變革全球治理體系的呼聲越來越高”。中國有責任、有義務推動全球治理體系朝著更加公正合理的方向發展,更好維護我國和廣大發展中國家共同利益。

          在治理理念方面,中方主張共商共建共享。習近平總書記指出,“我們要推進國際關系民主化,不能搞‘一國獨霸’或‘幾方共治’”。壟斷國際事務的想法是落后于時代的,壟斷國際事務的行動也注定不能成功。中國秉持共商共建共享的全球治理觀,超越了大國主導、幾方共治的西方治理邏輯,為改革和完善全球治理體系貢獻了中國智慧。

          在治理主體方面,中方倡導平等參與。中方一貫認為,推動全球治理體系變革是國際社會大家的事,“什么樣的國際秩序和全球治理體系對世界好、對世界各國人民好,要由各國人民商量,不能由一家說了算,不能由少數人說了算”。無論發達國家還是發展中國家,都是全球治理的行為主體。中國主張第一次為處于“地球邊緣”的國家提供了公平參與全球治理的機會。這是對傳統國際治理機制的反思、調整和矯正。

          在治理目標方面,中方倡導國際關系民主化,推動構建相互尊重、公平正義、合作共贏的新型國際關系。各個國家,無分大小、強弱、貧富,都是國際社會的平等成員,不能以大壓小、以強凌弱、以富欺貧。

          重構世界文明格局的中國方案

          中方倡導“平等、互鑒、對話、包容的文明觀,以文明交流超越文明隔閡,以文明互鑒超越文明沖突,以文明共存超越文明優越”,這一新文明觀為人類文明發展指明了一條和諧共生之路。習近平總書記指出,“不同文明凝聚著不同民族的智慧和貢獻,沒有高低之別,更無優劣之分。文明之間要對話,不要排斥;要交流,不要取代”。不同文明包容互鑒,生活才會多姿多彩,世界才會姹紫嫣紅。

          中方倡導“和平、發展、公平、正義、民主、自由”的共同價值觀。習近平總書記指出,“和平、發展、公平、正義、民主、自由,是全人類的共同價值,也是聯合國的崇高目標”。我們倡導全人類普遍認可的共同價值,但絕不壟斷價值的定義權,絕不將自己的價值模式強加到別國頭上,絕不揮舞大棒隨意問責主權國家,絕不謀求單一價值模式統治整個世界。

          中方主張“公道正義、平等相待,互利共贏、共同發展”的正確義利觀。習近平總書記指出,“我們在處理國際關系時必須摒棄過時的零和思維,不能只追求你少我多、損人利己,更不能搞你輸我贏、一家通吃。只有義利兼顧才能義利兼得,只有義利平衡才能義利共贏”。這個世界上一部分人過得很好,一部分人過得很不好,這既不正常,也難以持久。

          維護世界和平的中國方案

          中方主張“對話而不對抗、結伴而不結盟”的國際交往觀,這與西方的強權政治、結盟機制是不一樣的。協商、對話是現代國際治理的重要方法,中方倡導以對話解決爭端、以協商化解分歧,主張“把對話當作‘黃金法則’”,彼此多拆墻、少筑墻,“走對話取代對抗、結伴取代結盟的國與國交往新路”。中方一再重申,無論自身發展到哪一步,無論國際形勢如何變化,中國都永遠不稱霸,永遠不搞擴張,永遠不謀求勢力范圍。

          中方主張“共同、綜合、合作、可持續”的新安全觀,摒棄冷戰思維、集團對抗,反對以犧牲別國安全換取自身絕對安全的做法,實現普遍安全。當今世界,各國安全相互關聯,沒有絕對安全的世外桃源,沒有一個國家能憑一己之力謀求自身絕對安全,也沒有一個國家可以在動蕩的世界中獨善其身,西方世界所謂結盟保安全的排他性安全觀已經成為當今世界最大的安全隱患。安全問題上不應采取雙重標準,“不能一個國家安全而其他國家不安全,一部分國家安全而另一部分國家不安全,更不能以犧牲別國安全謀求自身所謂絕對安全”。中國反對窮兵黷武的霸道做法,主張營造公道正義、共建共享的安全格局。中國越是強大,維護世界和平的力量就越大,遏阻戰爭威脅的籌碼就越足。

          中方倡導“不沖突不對抗、相互尊重、合作共贏”的新型大國關系。歷史上,新興大國與守成大國之間的秩序交替通常采用戰爭的方式,以戰定高下。然而,今天,新興大國與守成大國都掌握了毀滅世界的力量,戰爭已經不再是選項。何去何從,考驗雙方的智慧。繞開中國提供的新型大國關系的方案,恐怕沒有別的更好選擇。

          探索更好社會制度的中國方案

          中方倡導“自主選擇”的制度觀。中國向來主張,“國家不分大小、強弱、貧富,……都有權自主選擇社會制度和發展道路”。這是順應人類歷史發展規律、尊重歷史基本事實的新型制度觀,是對世界趨同、歷史終結、別無選擇等論調的超越。

          世界上不存在完全相同的政治制度,也不存在適用于一切國家的政治制度模式。各國國情不同,每個國家的政治制度都是獨特的。任何國家,設計和發展國家政治制度必須尊重歷史和現實,不能幻想突然搬來一座政治制度上的“飛來峰”。無論哪個國家,照抄照搬他國的政治制度行不通,會水土不服,會畫虎不成反類犬,甚至會葬送國家的前途命運。改革開放以來,中國成功開辟了中國特色社會主義道路,中國故事告訴世界,“治理一個國家,推動一個國家實現現代化,并不只有西方制度模式這一條道,各國完全可以走出自己的道路來”。中國故事還告訴世界,西式自由民主制度不是唯一的方案,“歷史沒有終結,也不可能被終結”。中國的成功“用事實宣告了‘歷史終結論’的破產,宣告了各國最終都要以西方制度模式為歸宿的單線式歷史觀的破產”。

          〔執筆人陳曙光系中央黨校(國家行政學院)馬克思主義學院教授〕

        (網絡編輯:李婧譞)

        伦理电影免费手机在线观看